黄片一娄片

黄片一娄片楚媚看见锦霓裳何止高兴,简直是惊喜。

拓跋谌对楚媚没有秘密,毫无隐瞒的告诉了她七窍玲珑玉的始末。但是楚媚也无奈,因为现在七窍玲珑玉已经变成粉末用药,而且还被沐寂初喝了。

锦霓裳也知道原来七窍玲珑玉被沐寂初吃了,她也没多说什么,倒是好奇楚媚能够有办法治疗沐寂初的腿。

“楚王妃,你的医术太神奇了。我听说我娘亲以前就是大夫,只不过我什么都不会,就是娘亲留下来的医书都看不懂。”锦霓裳好奇的看着正在研磨草药的楚媚说道,“楚王妃,这么多药草,我看起来都长的差不多,你怎么能区分呢?”

锦霓裳一直是月锦国的圣女,在宫殿里侍奉月神,修身养性,平日里除了圣姑和宫女,没有见到别人。

国内那些千金小姐也没一个敢跟她平起平坐,现在难得遇见楚媚这样的同龄人,一下就被勾起了兴致,倒像是个邻家少女一样,对什么都很感兴趣。

“有一些药材确实很相似,但是记住每种药材的味道,特性,就能区分了。这世上没有两株一模一样的药材,肯定有区别。”楚媚款款一笑。

锦霓裳好奇的看着她面前捣药的工具,说道,“楚王妃现在在给沐寂初治疗,我听说他的腿,一直没有人能治好。楚王妃有办法?”

“我之前用玲珑子的药方给他试了一下,但是药效不会一下就显现出来,大约需要六七天。然后根据用药之后的反应判断到底是什么症状,不过就算判断出来之后,也不能说有十成的把握。因为这世上残疾的病例千千万万,我能知道的,只是我见过的,或者前人医书里记载过的。如果是我不知道的情形,自然也就无法治疗了。”楚媚说道,“不过就算这样,还是有几种常规疗法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其实治病,也是讲究经验的。看得多,知道的多,自然也就能有办法了。如果连病情都看不出来,确实也没办法诊治。”锦霓裳说道,想了想,“那我把我娘亲留下来的医书默写给你吧。”

如果没有从辨认药物开始一点点学习,就算是拿到医书也看不懂。就像很多症状都相似,你根本不能判断到底是什么问题。

所以拿着医也根本没用,就跟天书一样。

恬静可爱女孩俏皮的日常生活照

但是对于楚媚却不同,她自小学医,锦霓裳看不懂对于医书对于她来说很简单。

“给我?这个……?”楚媚诧异说道,“这个,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

锦霓裳拿起桌上的纸笔,悬腕开始默写,“我没事也经常看,看得多了都能默写。只不过里面的句子,我看不懂,圣姑说,因为娘亲他们的医术,是属于什么什么医学一派的,以前各流派不是都将医书藏的严严实实,怕被别人偷学吗?所以如果不是也学过那什么什么一派的医术,就看不懂这个医书。我们国内,没有人能看懂。楚王妃你看看,我也不知道,你能不能看懂。”

锦霓裳写了一页,楚媚一看就愣住了。寻常普通医术用不着特别加密防盗,这确实是用特殊流派语言写的医术,是为了防止其他流派偷学。但是楚媚,会至少十种流派的语言,不然她也不可能成为江湖第一杏林高手。

看过不少这样的加密医书。

每一本这样的医书,都很珍贵。

“我能看懂。而且我可以告诉你,这本医书,很珍贵。”楚媚直接告诉她医书的价值,“一些人可以为了这本书,花费千金,也可能大打出手,甚至杀人灭口。”

锦霓裳笑了笑,“能对楚王妃有用就好。珍贵不珍贵我不知道,但是我娘亲的东西,在我看来都很珍贵。那我就把它默写下来吧,内容不多,很快就能写完。医书不是用来救死扶伤的吗?再珍贵如果不能被人用,那就是没用的东西。所以楚王妃不用跟我客气,希望这些医书的内容能够传承下去。相信我娘亲在天之灵,也会感到欣慰。”

“谢谢圣女,谢谢你,霓裳姑娘。”楚媚真诚道谢,心里已经对这位圣女有了个初步印象。

在月锦国那样的温室里长大,又有圣姑保驾护航,确实让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圣女,出尘不染。

如果不是因为这样,换成是利欲熏心颇多算计的人,肯定早就答应了陌钰的婚事。

“不用客气,我要在你们西宸躲几天,还要叨扰王妃一段时间,请王妃多多照顾。”锦霓裳明媚一笑。

就这样,楚媚和锦霓裳相处的很愉快。锦霓裳把默写好的医书给了楚媚,楚媚要想完全破译里面的内容也需要一段时间,每天就看看医书,为沐寂初把把脉,观察情况,和锦霓裳闲话家常,除此之外,就是和拓跋谌黏在一起。

不管做什么,跟他黏在一起,好像从来不会腻味一样。

途中休息,众人在草地上席地而坐,围着篝火烤着野味。拓跋谌去附近狩猎了,花槿正在旁边的河道里叉鱼,沐寂初坐在轮椅上,低声和清枫说这些什么。

而楚媚和锦霓裳就围着篝火坐着,拨弄着柴火,煮着香喷喷的白米粥。

“楚王妃,我听说,你已经和陌钰认识了很多年。你知道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?”锦霓裳突然问道。最近这段时间,她一直反复在想婚事。

跟着去西宸,只是不想圣姑一直在她耳边提醒重复,或者又出现上次拿娘亲遗物逼迫她下决定这种事,暂时的逃避。

而不能成为月王,也注定她逃不掉这场婚事。

所以,她一直在想,陌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“我是拓跋谌的女人,我说陌钰不好,好像没什么说服力。”楚媚望着她,说道,“所以,你想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还是你自己去看,去听,你就知道了。”

锦霓裳说道,“可是西域这边关于陌钰的资料非常少。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东羲之皇,暗夜之隐的主人,天底下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,还有拿你逼了拓跋谌退位,离开中原。对于这件事,众人都是褒贬不一。圣姑说他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”

“那霓裳姑娘知道,我为什么会落入他的手中?”楚媚淡淡说道。

锦霓裳问道,“不知道。如果能说,请楚王妃告知一二。”

于是楚媚就告诉了她锦州城瘟疫之事,告诉她萧家在封锁锦州城研制解药的时候,萧玲珑遭遇埋伏,掉入城池。告诉她寒翊只身入锦州城救出萧玲珑,却自己感染毒源。告诉她,自己为了救弟弟一命,自愿服毒才换到了瘟疫之源的解药。

“你说他,为了谋夺天下,就让整个锦州城的人都感染瘟疫?”锦霓裳不敢置信。

楚媚淡淡说道,“锦州城是锦州十城的概括,总共差不多有你们半个月锦国这么大。”

“那到现在呢?瘟疫解决了吗?”锦霓裳连忙说道。

楚媚说道,“解决了。通过解药,分析了药材的成分,御医们数次调配比例,经过几天的尝试之后,终于研制出了解药。等我们进入西域的时候,只听说解药已经弄出来了,还不知道现在锦州城又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视人命如草芥,也未免太可怕了。”锦霓裳感慨。

楚媚淡淡说道,“这就是所谓的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”

陌钰做的又何止这些。他能利用楚媚,利用八年的感情,他不仅仅是对陌生人的生死如草芥,对身边的人,也从未有过丝毫怜悯。

……

就在楚媚一行人返回西宸的时候,锦霓裳跟着楚媚他们离开的消息,也传到了云连筠耳中。

“帝姬,锦霓裳这样做,是不是不想跟我们合作?”青莲问道。

云连筠唇边勾起一抹冷笑,“看来西宸还真的是有些吸引人的东西。跟耀凌国的谈判要抓紧了,我要在三天之内确定下来,不管你怎么办。”

“帝姬,耀凌国内出事了,凌罕莫死了,凌子晖刚刚继位,颜泠雪在里面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。”青莲说道,“他们现在忙着安抚国内的情绪,不知道会不会……”

云连筠柳眉轻挑,“颜泠雪?这个女人曾经是拓跋谌的嫔妃,不过拓跋谌并不喜欢她。因爱生恨?直接去找她谈,不必找凌子晖了。想必三天之内,就能定下来。”

“谨遵帝姬之令。”青莲福身退下。

云连筠却望着西宸的方向沉思。现在三大国,她已经稳拿二,就算剩下的月锦国反悔,也无关大局。当然了,如果西宸得到月锦国支持,这局棋收尾的不够漂亮,还会留下点麻烦。

看来,是时候该给锦岚施压了。她要的是全胜,不给拓跋谌翻盘的机会。

西域这一局,也该定了。

……

西宸京都,洛九夜正和莲染席子尧说些什么,寒翊夜陌萧玲珑已经去了西沙控制那边的沙盗势力,现在国内就是交给他们处理。

“九爷,王爷的仪仗到了外城!”水幽然走进来,禀报。

洛九夜搁下手中的折子,笑道,“王爷回来的正是时候。正要跟王爷禀报一个喜讯,王爷就回来了。走,咱们快快出去迎接。”